主页 > A生活篇 >《受难之思》魂断苦伤道的绝苦基督(一) >

《受难之思》魂断苦伤道的绝苦基督(一)

浏览量:203

点赞:543

更新时间:2020-06-10

点击次数:144次

当你有机会去圣地朝圣参访时,导游一定会告诉你,苦伤道(Via Dolorosa)的起点,相传是自安东尼堡的大祭司庭院(今为一所亚美尼亚学校),止于耶稣安葬处,即今之「圣墓堂」(各各他山),共为十四站。

此为传统之苦伤道,沿途都有一些标誌,由第一站的「鞭打堂」大祭司庭院,到第十四站的「圣墓堂」,全程以一般步行速度,约半日可达。这十四站背景皆聚焦于基督肉身受苦。

身心灵痛苦的总和

其实,我认为「苦伤道」应该由橄榄山的客西马尼园算起,因该处为基督心、灵受苦的重要场地;基督之所以要道成肉身,而这个肉身,应包括人所具备的身、心、灵各方面,其目的便是要在人世间以人的种种感觉受苦,以人的情绪受欺压,以人的肉身忍饥受渴。

基督一生都生活在下层社会中,与贩夫走卒为伍,最后与强盗同钉十架而死,身心灵受尽重创。基督死后,门徒分崩离析,各奔东西,正应验圣经的话:「牧人被击打,羊就分散了。」(参马太福音廿六章31节)。

如今我们再走过苦伤道,思想基督最后受苦受难的地方,特别是我在经历膝部手术,疼痛难忍的情况下,让我憬悟以前仅集中心思意念于基督心灵的痛苦,相对忽略了基督肉身的痛苦,因此感到极大的内疚。

如果基督没有道成肉身,心灵之苦便也无从感受,神创造人是予以身、心与灵的总体,人的身心灵都深深地陷入罪中,基督要救赎世人,便必须接受人身心灵多方面的苦难,而「身创」尤为其基本。所以基督在世的受难是身心灵痛苦的总合,基督的肉体痛苦,亦来自心与灵的催折,而苦伤道之旅,乃为基督走上十架,完成救赎最后与最艰辛的旅程。

一般人对基督苦伤道的认知,咸认为应自大祭司的庭院中开始,因基督在此初受犹太人的私刑,以宗教为审判的準则,且在大祭司院中首遭惨酷的鞭刑。圣经上只记载主被「鞭打了」三个字,但却成为电影《受难记:最后的激情》中的主场,令观众为主掩面,恐主的血滴由影片中射出,溅到身上与脸上。

耶稣受鞭打,皮鞭上带着许多铝块与铁製的倒刺勾,称为「蝎子鞭」,每抽打一下,便会有一片血肉由他身上飞出,画面上流血盈庭,甚至汇成一条条小沟。电影中耶稣的母亲马利亚俯身在地上,以布吸起主的血迹,令人看了心碎。

基督的肉身为主灵与魂的载具,主肉身的血肉则为受苦的承具,如今作者再以笔墨为工具,将当初主受难的情况笔之于书,并与读者们一同仔细体尝这种肉身深沉的痛苦。

献出完美生命为祭

基督真正走上生命中的苦伤道,应自与门徒最后晚餐始。主与众门徒一同前往橄榄山之客西马尼园祈祷,这里才是基督心灵受难的地方,是主天人交战的主战场。门徒虽与祂同在,却都陷入昏睡中。祂曾大声哀号,汗流如同血滴,用尽一生所凝铸的力量,展开生与死之搏斗,并在推拒苦杯与接受苦杯之间,肉身与心灵产生最后剧烈反覆的争斗,而这就是主所谓的「受苦之必须」,无法避免,无法消减。

主只有先在心灵中战胜撒但的攻击,才可以肉身的剧痛与死亡搏斗,而搏斗的结果已十分明显,是要以肉身的剧痛,积压出体内最后的一滴血,让生命逐渐销融,才能交出祂的灵魂,将生命完美的献出,做为世人罪孽的挽回祭。

没有安慰、没有同情(门徒都睡着了)、没有公义,只有无尽无止的痛苦,在咬嚼着主的身体与心灵,当然也没有止痛剂。我在腿伤后,延续两个月的疼痛中,医生为我开了几次止痛剂,有些有效,有些也无效,在这几个月的慢性疼痛中,我的身心备受摧残;但基督在苦伤道上,只有递增的痛苦,时间虽然只有一夜一日,但主却经历了人间最惨烈的痛楚,使身心遭受毁灭,身心的创痛无与伦比。

每个教会中都有犹大

在客西马尼园,当门徒尚在揉着昏睡的眼睛时,他们的老师便及时提醒他们:「时候到了,人子被卖在罪人手里了。起来!我们走吧。看哪,卖我的人近了。」(马太福音廿六章45-46节)

基督的十二个门徒,都经过严格的选择,才定他们为十二使徒,其中这位卖主的犹大,难道是主当初看走了眼,看错了吗?一个最圣洁的团体中,何以会有一个背叛者存在,难道主当初不知道犹大后来的作为吗?当然不是。犹大从被主拣选的那时起,他日后的叛逆,主早已了然于心。

是主不慎、不察,犹大才混进十二使徒的行列吗?当然更不是。这也可让许多信徒找不到批评教会的藉口;人认为神的教会是圣洁的,不应有犹大之流的人存在,但其实世上的任何一个教会中,实际上都有犹大,但结果却不同。有些人后来悔改,成为圣徒;有些人与犹大一样,往他「自己的地方去了」。

基督在苦伤道的第一站,最摧折祂心肠的,莫如面对背叛祂的犹大。主在最后晚餐的桌上,曾十分明显地予犹大以悔改的机会,指出他的用心与企图,但犹大却死不悔改,硬着头皮要走上灭亡之路。

当犹大带领一队兵丁来逮捕耶稣时,他是以与主吻面的礼仪,让捕捉的人辨识基督,这应是主在苦伤道上被插进心脏的第一把刀。后来犹大上吊而亡,并肚肠崩裂的时候,主在天上应为这一度跟从祂三年之久的使徒,何等伤心断肠!

苦路留下爱的印记

苦伤道第二站为由客西马尼园经汲沦溪,基督被押往大祭司院途中,走上的一处古老石阶。

逮捕者们在一度愣神之后,立刻将沉重的铁链套上了基督的身体。兵丁们将基督连踹带踢带打,拉着主走出了客西马尼园,一路吆喝着、拖拉着基督,到大祭司的庭院去受审。

通往大祭司的院落,必须经过一段山路,并要爬行一处石阶。这一段石阶并不算长,也不很高,是层层叠叠以石灰石铺设,缝隙间长满杂草。这些盘根错结的杂草,已生生灭灭地延续了数千寒暑。碎裂的石板上,叠印着千千万万的足迹;当年大卫王仓皇间曾奔下这层层石阶,逃避仇敌的追击。

几千年之后,大卫的后裔,基督耶稣再由这层层石阶上踏下祂沉重的脚步,到客西马尼园去祈祷,并经由大祭司的手下逮捕,再以铁链缠绕着身体,粗暴地一路被拖上去,推向大祭司的庭院。

如今这一层层的石阶仍然在那里,无数朝圣者的足迹,还不停地在上面叠印着。但在这千千万万个踏过的足迹中,却有人类的救赎主─耶稣基督的脚印。这段石阶,要向世人见证基督为人类留下的受难足迹─是创造天地万物之主宰的脚印。祂曾经痛彻心髓地被钉在十字架上,由这双足中流出来的血,染红了各各他,染红了人类的历史,留下了血红的爱的印记。(未完待续)

相关文章:
《受难之思》魂断苦伤道的绝苦基督(二)
《受难之思》魂断苦伤道的绝苦基督(三)